香烟资讯
    您的位置:首页 >> 香烟资讯 >> 社会万象 >> 正文
    关于另一种烟——我的乡村记忆
    点击:   发布日期:2014-08-10  

     曾经一直有个小小的愿望: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,有个大大的阳台,可以天天让我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可是普洱这个南国小城,房价三年翻了一番,我等穷鬼的很多愿望已经可望不可及。每天下班走在街头,看着人群熙熙攘攘,总是会走神发呆。每天身心俱疲的躺在床上,寂寞、茫然和回忆总在心头翻涌,有时候明明知道逃避太软弱,却还是想逃避。

     
      想要遵循自己的意愿生活,可是力量不够,要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没有勇气去付出。每天朝九晚五,太阳照常升起,人生每天都在轮回。
     
      普洱这个城市并不发达,街头时常有身着朴素民族服装的人群闪现,他们不是演员,你可以很明显的把他们和那些西装革履的公务员、商人区别开来,上层建筑们对他们眼带轻蔑,他们自己有时候也面色惴惴。可是我却总觉得亲切,不因为什么,只因为自己儿时在乡村呆过的那段时光。其实普洱很多的城市人不是什么原住民,他们要么和乡村游千丝万缕的联系,要么就是从乡村打拼到城市的人群。有些人把自己沾满泥泞的衣领漂白了,每天给上司、老板装孙子,给远在农村的乡亲们装B。每当看到这些,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愤怒还是选择麻木。
     
      人类永远是矛盾的动物,我们喜欢城市文明的便利、繁华,但是也需要乡村安详宁静来慰藉心灵。童年的我,曾经在爷爷工作的小村落生活过。那里小河环绕、阳光和暖,朴实的老乡是尔虞我诈的城市白领们无法体会的。每当日落西山,家家炊烟升起,年幼的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人间烟火。是的,那温暖人心的炊烟,将会一生在我的心头萦绕。
     
      这就是另一种烟,它的名字不是中华、苏烟、黄鹤楼、玉溪,它的前世是春天里青翠的麦苗松枝、秋天里金黄的秸秆枯藤。完完全全的大自然馈赠,它不能消愁,但是可以使我内心平静安宁。那袅袅的炊烟里有的愁,也只是乡愁。其实有乡愁也是一种幸福,至少还有一个港湾让你的思念停靠。我看见过一些人,他们的灵魂无处停靠,只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丛林里漫无目的的飘荡。
     
      城市里有欲望的霓虹灯闪烁,艳俗而冷漠;乡村的夜晚有昏黄的烛火,能让人在黑夜里找到家的方向。犹记得童年那个最美的傍晚,我躺在河边的稻草垛上,头顶是孔雀蓝、深邃到没有尽头的天空,回荡着的虫鸣比门德尔松还要美妙,萤火虫划着流光从身边掠过……
     
      这一刻,再愚钝的人也会为了此刻的时光醉生梦死。
     
    “又见炊烟升起,暮色照大地。”我的乡村,真想马上停下疲惫的脚步,回到你的怀抱里。